等待“被重组”东南汽车有点寂寞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2-01 21:31

7月底,福汽集团出让其所持有40%福建戴姆勒项目权益给北汽,而最近一段时间,东南汽车和广汽之间的合作谈判已经暂停的消息又见诸报端。种种迹象表明,北汽对东南汽车没有兴趣,而广汽似乎在“收编”长丰之后暂缓了扩张步伐。对于福建地方政府和福汽集团来说,东南汽车成了福建汽车工业硕果仅存的命脉,而新上任的福汽兼东南汽车董事长廉小强面对兼并重组浪潮的再次汹涌,至今也未对东南汽车的未来规划作出公开表态。

廉小强年届55,弗吉尼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的教育经历和福建交通运输集团公司总经理任上的良好表现也许是福建政府下决心让他接替凌玉章掌管福汽和东南汽车的原因。对于汽车工业廉小强只能算是门外汉,但现在这个门外汉必须挺身而出,来解救困境中的福建汽车工业和东南汽车,不管他的困难有多少、对手有多么难缠。

廉小强的对手

如果东南汽车以继续独立发展为目标,那么对廉小强来说,北汽的徐和谊、广汽的张房有绝对可以称得上他的对手,而且是两个比自己强大的对手。

8月27日,记者致电北汽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王虹,他没有否认北汽集团在拿下福汽戴姆勒项目之外也对东南汽车存有兴趣,只是对记者说,“重组的事情现在不方便说”。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对于北汽来说,拿下戴姆勒项目有助于进一步“绑定”北汽和奔驰的关系,同时这个商用车项目将使北汽进一步增强在轻型商用车领域的实力,但对于急于扩大规模的北汽来说,该项目4万辆的产能显然不能满足胃口。

北汽之所以没能同时拿下东南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被舆论普遍认为是广汽集团“横插一脚”。由于长丰汽车与东南同属“三菱系”企业,广汽在“整编”长丰之后盯上东南并不出人意料。8月26日,记者致电广汽集团战略投资部部长眭立,关于东南和广汽的合作是否中止她只回答:“不清楚”。但就在几天前,广汽股份董秘卢飒曾对媒体称,“广汽与东南汽车的确一直在谈”。

不难看出,徐和谊、张房有们并没有完全放弃追逐东南汽车的目标。“怎么有利就怎么来”这是廉小强上任后仅有的对东南汽车重组问题的回答,但东南汽车目前的处境和它牵扯的复杂利益关系使判断有利与否变得并不简单。

两难抉择

“欣欣向荣,廉董事长上任以后,东南的状况可以这么描述,”东南汽车公关部年轻的李玲对记者说:“我们企业上下比以前更积极了。年底,我们将发布一款全球同步的‘翼神’,而和广汽重组的事情我也是从网上看到的”。

李玲所说的“积极”,外界并不难察觉。7月底,东南汽车邀请部分媒体和V3菱悦车型论坛的版主参观访问了自己的工厂、车间。这被媒体看成是廉小强上任之后东南汽车改善自身形象的一项举措,与此同时,东南的企业公关行为也在年内逐渐活跃起来,甚至有人认为,这是廉小强提高东南身价、准备待价而沽的征兆。

然而,李玲并不能否认东南汽车在1月和8月两次扩大戈蓝车型的召回范围、在车市火爆的7月仅仅销售5137辆汽车的事实。“积极”并不能拯救东南汽车。

除了产销状况不容乐观,东南汽车复杂的利益关系也是一个难以简单操作的问题。

广汽股份董秘卢飒日前曾对媒体表示,三菱希望借助广汽整合在中国的业务,但几乎与此同时,东南内部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又表达了“自己孩子不舍得给人”的想法。显然,对三菱并不隐讳自己找一个更具实力的合作者的意愿,而福建方面则仍然期望能保留自己的汽车工业命脉。

对东南汽车来说被重组机会更大还是继续独立发展机会更大,廉小强需要尽快做出判断。

三菱应该着急了

三菱是比较早进入中国市场的日系汽车企业,三菱的4G系列发动机曾经席卷全国,进口帕杰罗也曾风靡一时。但随着自主品牌企业逐步自己做发动机,三菱的发动机业务不那么风光,而2001年的帕杰罗召回事件则让三菱品牌蒙上了难以抹去的阴影,其品牌影响力江河日下。

与此同时,三菱似乎一直对在中国本土生产不甚投入,与长丰保持在SUV上的技术合作状态很多年,但仅仅持股不足15%,长丰从三菱拿到的产品支持也非常有限。2006年,三菱转而入股东南汽车,但挂上了三菱商标的车型销量反倒不如之前挂东南标的菱帅。

东南汽车的产销量长期低迷,而产品屡次陷入“召回门”。“缺欠汽车召回管理办法”问世后,东南就曾3次召回汽车。

面对如此局面,三菱没有表现出一点着急的样子。2008年,三菱汽车社长益子修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市场会是三菱除日本之外的最大市场。虽然益子修没有否认中国的重要性,但在他看来,俄罗斯市场远比中国对三菱重要,当年三菱汽车在俄罗斯的市场销量将14万辆左右。今年,国内的三菱系企业长丰和东南,先后卷入兼并重组浪潮。三菱在长丰的地位已经陷入尴尬,而东南汽车则被国内几个汽车集团视为“口中食”,三菱竟然还不着急。

前不久,在接受某媒体邮件采访时,三菱方面回复道,“三菱汽车将在尊重中国汽车业重组政策的基础上,就如何长期在华发展具有三菱特色的本地生产合资业务以及进口整车业务进行讨论。”依然是一副公关腔调。

三菱的作风和态度显然已经让不少关注它的人感到失望。国内某报纸汽车周刊主编甚至对笔者直言不讳:“东南和三菱合作就没有前景”。他认为,一个汽车企业要良性发展,简单来说需要好的产品、优良的口碑并且表现出对发展方向和前景的明晰愿景,在这三个方面三菱都给不了它国内的合作企业。

如此看来,三菱在中国的没落是由于不重视中国市场还是没有能力开拓这个市场成了一个难解的问题。也许二者皆有?甚至是恶性循环?

三菱的正面榜样不是没有,那就是表现了“着急”的菲亚特。菲亚特轿车在退出中国市场几年后又通过广汽实现回归。并且菲亚特方面甚至表示,中国可以没有菲亚特,但菲亚特不能没有中国。不知听了这句话,三菱汽车的高层作何感想?

年底,东南将引进据称全球同步的兰瑟·翼神,并且对这款车寄予厚望,而三菱方面也首次向东南派出高管督战,并希望能通过这款车来扭转战局。

但愿这是三菱“着急”的开始,而三菱如果想要使中国业务有所起色,所做的工作可不止引进一款新车这么简单。

相关链接

东南汽车两年内召回事件回放

2008年2月1日。东南汽车召回部分有缺陷菱利微型客车,本次召回包括2002年10月13日至2006年5月23日期间生产的菱利车型,共3181辆。

此次召回的原因是车辆前下臂焊接工艺不稳定,在特殊路况和较严苛的使用条件下,可能发生开裂,极端情况前下臂可能会断开,影响车辆操控安全。东南汽车将对召回范围内的车辆免费更换前下臂以消除缺陷。

2008年6月5日。东南汽车召回8570辆戈蓝及59辆菱绅。此次召回涉及2006年11月2日至2007年4月3日生产的戈蓝,以及2007年4月10日至2007年6月11日生产的菱绅。召回原因是部分发电机调节器芯片引线焊接强度不足,可能造成引线脱落,导致发电机失效,仪表充电指示灯亮。若车主未及时处理,极端情况下可能出现车辆无法启动或行驶中熄火。

2009年8月23日。因发电机存在隐患,东南汽车扩大戈蓝汽车召回范围。此前,东南(福建)汽车工业有限公司按照《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的要求,向中国国家质检总局递交了召回报告,决定从2009年1月23日起,将2008年6月5日发布的戈蓝汽车的召回范围扩大,即将原召回车辆生产日期自2006年11月2日至2007年4月3日调整为2006年11月2日至2007年11月24日,范围扩大后新增召回车辆数量约3630台。

此次召回范围扩大的原因是配套厂商对物料管理不善,将部分改进之前表面受到污染的电机调节器芯片混入了新批次使用。表面污染的发电机调节器芯片将可能造成发电机失效,仪表充电指示灯亮,极端情况下会出现车辆无法启动或行驶中熄火。

 

本文永久链接:http://edu.uxej.cn/w-c-15510054.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